海思学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大麓山之行(5)(1)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这你就不懂了。”这声音比起刚刚问话的人,更加的嘶哑难听,好像喉管被烧破过后发出来的声音,听得黎沅感觉耳道里像有蚂蚁在爬。

    一边说话,那人一边走到趴在地面撞死的黎沅前面,用脏兮兮的鞋底踩着黎沅的手腕,将他洁白的手腕内侧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没?”声音难听的人语气里流露出明显的得意洋洋,“这手腕上的红痣,能把他的价位提升起码三个档次!”

    黎沅似乎明白了这人指的是什么,心中顿时咯噔一响。

    另一人听不懂,问道:“这颗痣跟别的有啥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你听说过双儿吗?”

    对方立刻“嚯”地倒吸一口气:“世上真有这种人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”在湿润的泥土气息里,黎沅嗅到了一丝烟味,看来对方一边说话一边点了烟,嘿嘿笑道,“你干这行时间还不长,张老可就有经验了,十年前咱们就搞到过一个,卖了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难怪这段时间黎沅总觉得有人在观察自己,原来他早就被人盯上了。

    只是双儿这么隐秘的身份,对方竟然能光看就看得出来,这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较年轻的男人就仿佛是听见了黎沅心里的疑惑般,也将这话问了出来:“不过,我看这痣跟其他的也没什么不同,就是红了点,张老怎么就能确认真是双儿?万一整错了不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们这药是瞎买的?”声音难听的那个回答,“这药对着真正的男人是不起效的,他既然中了招,就说明身体有问题!”

    这世界上还有这种药?

    黎沅抿紧嘴唇,他是头一回听说。

    毕竟双儿本来就少见,由于数量过于稀少,医学上也不好分类,去医院都是根据具体情况临时分的男女,但既然有一种药能够分辨得出双儿和普通男子的身份,那以后他岂不是很危险?

    “张老怎么还没回来呢,是不是卡车轮胎又陷泥里面了,我看看去,”年长的男子说着声音便伴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,“药效的时间也快到了,你看着点,她们要是醒了,别让她们大喊大叫,谁叫就教训教训,打晕也行。”

    黎沅偷偷地将右眼睁开一条缝,果然,这里只剩下较为年轻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对方看上去身材还挺矮小的,毕竟下手目标是妇女儿童,不需要多强壮的身材,但黎沅现在仍然没敢懈怠,把自己砸晕的那个老头的力量不是常人所及的,目前还并不知道这个团伙里究竟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趁着现在还没有出大麓山,还有挣扎逃跑的机会,如果被带去了他们人手充足的大本营,届时事情都麻烦了。

    矮个子男人也站在树干旁边抽烟,离女人们的距离不近不远,是处在能观察她们并且随时跑出去通知同伴的距离,黎沅得想个办法让他靠近些。

    刚刚在鹿小灵的帮助下,绑在黎沅脚踝上的绳子已经断了一半,他再用力挣拽一番就彻底崩开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样的举动让黎沅的衣料不小心摩擦到旁边的树枝和地面,发出细碎的声响。

    这么微妙的声音没有逃过看守的矮小男人的耳朵,他瞬间警觉起来,掐掉手里的香烟,打着手电筒朝黎沅的方向走过来。

    怕被看出来自己挣脱开了脚上的束缚,黎沅偷偷将小腿以下的部分藏在落叶堆旁边,隐蔽对方的视线,随后做出一副刚从昏睡里醒过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黎沅是个演员,最擅长的就是演戏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醒了。”

    黎沅听得清男人嘟嘟囔囔的话,看来对方没发现他的异状。

    手电筒的光照射着眼皮上方,晃来晃去的,黎沅恍惚地睁开眼睛,看清了对方的面孔,那人脸上有一半皮肤都是被火灼烧过般的,皱皱巴巴,乍一眼看去分外吓人。

    黎沅半搭着眼皮,空洞的眼睛里一点一点聚焦起意识,惊惧和恐慌闪过眼底。

    那人啐了一口道:“听话点!不然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黎沅将自己蜷缩起来,做出瑟瑟发抖的害怕模样,其实是趁机用手摘掉挂在脚腕上的剩余的绳结,以免待会儿把自己绊倒。

    如果也能将手腕上的绳子拆掉就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