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思学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那个女孩你认识吗(1)

    北部某小镇,隆口街,凌晨四点,天刚蒙蒙亮。

    偏远的小镇人烟稀少,不会像大城市那般呈现出活跃热闹的景象,大白天看上去还算静谧祥和,到了夜晚或是凌晨便显得过于荒芜寂寥,是少女不敢独自走在路上的程度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刚下过雨,坑坑洼洼的地面积起了不少泥水,一条较窄而长的石板小道横贯整条街,沿路上的许多店面装修破旧不堪,脏兮兮的巷口角落里堆满了垃圾。

    在这条过于寂静的街道里,只有一家小店的灯早早就亮了起来,老旧的牌子上面写着“老谢家面馆”,一个身高体盘,胳膊比腰还粗的男人穿着毛衣,系着围裙,站在店门口干活,铁锅里煮沸的沸水腾盛着热气,飞往空气里。

    偶尔有自行车驶过,惊动着垃圾桶周围的苍蝇蟑螂四处逃窜,就连铁帘门上粘贴的小广告都在岁月的洗礼下变得模糊不堪,却没有人上去清理过,足以看着这是一条无人管辖的街道。

    透过晨间弥漫的水雾,“嘎吱嘎吱”鞋底踩过水坑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。

    面馆老板抬头,向街道上望了望,只见一个穿着深黑色羽绒服,戴着毛线帽、黑色耳罩还有围巾,全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,佝偻着背的男人朝店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谢师傅,整点跟之前一样的,帐先记着。”男人推开门进了店,摘下脑袋上的帽子,浑身湿漉漉的都是露水,看来在外面走了有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除了他以外,店里还有另外三桌,每一桌都坐了两到三个人,埋着头呼啦呼啦吸面。

    “好嘞!三两牛肉面加一个鸡蛋是不是?冬子,马上给张老下一碗!”被叫做“谢师傅”的不是站在店门外帮忙的那个,而是店后厨的老师傅,长得就要比店门口的瘦弱得多,个子很矮小。

    摘了耳罩和围巾,底下露出的脸赫然正是张老。

    店里位置不够,只有靠近后厨的桌子还留有一个空位,张老便走过去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大老远跑过来,你不亲自操手,怎么让个门外汉给我弄?”张老露出不满意的神情,“这个冬子是你新收的徒弟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”谢师傅大笑着说,“你别看他年纪轻轻,干这行可有天分,比我手艺好,待会儿你尝尝,不好吃不要钱,而且我另外给你再做一碗!”

    张老这才点头同意,他的目光在店内梭巡一圈,状似不经意道:“师傅,你这店今天人还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大早上的进城里送货呢,这可是少有的大生意。”

    张老的目光落在自己对面桌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张老来店里吃饭并不会跟人有接触,但先吸引到他的是对方手腕上的表。

    他是个干黑活的,收入不低,但开销也不小,花钱自然不会大手大脚,不过平常接触的富商老板也不少,对什么名牌子奢侈品都有所见闻,眼前这块手表,起码有个六位数。

    都说土豪玩车,富豪玩表,一块表能看得出一个人的身价地位,在这种小地方,能戴得起这样手表的,多半也不是什么干净人。

    张老眼皮子一搭,顺着这块表又看见了男人脚下穿的皮鞋,心里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也是镇上的人?”

    对面忽然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张老并没有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到,他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,露出和蔼的笑脸:“是啊,小兄弟应该不是本地人吧?以前在镇上从来没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是来替人验货的,再过十多分钟就得走了,”那人笑眯眯的模样,显得非常亲切和礼貌,“老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    “在这地方还能有什么工作,”张老咳嗽两声,清了清嗓子道,“干点农活,卖卖菜。”

    张老没有直视陌生人的习惯,毕竟这样也会让对方看清楚自己的脸,但他匆匆瞄了对方的面孔,总觉得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,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年纪大了记忆力就是不行,但既然记不起来,应该也不是多重要的事,指不定是在街上看见过的哪块广告板上的明星长得像他,有这么一副好面貌,干什么都能赚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