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思学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去柏青英家里(1)

    “叮咚——”

    黎沅才刚按了一次门铃,门就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在家里,所以柏青英穿得很闲适,简单的白衬衣和灰色毛线薄外套,头发也没有用发蜡,显得蓬松柔软,若是用这副形象跟柏青俊,估计别人都分不清谁是哥哥谁是弟弟。

    “实在抱歉,打扰你了。”黎沅有点拘谨,换了柏青英拿过来的拖鞋,进去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用手扶着包。

    黎沅还在上大学的时候,去过几次柏青英家里,但那个时候柏青英还没火,所以兄弟俩是租的房子,一个只有五十平的小房间,每次黎沅要是过去睡,兄弟俩肯定得有一个打地铺。

    现在自然是不用了,柏青英进去厨房时,黎沅抬起头四处打量了一下,客厅的每个地方都布置得很有艺术感,特别是小细节的地方,茶几四个角都装了防撞胶球,造型很漂亮,一眼过去一点也不违和,一看就是柏青英自己设计的。

    当初黎沅就说过,柏青英若是不当演员,还能去当个设计师,他在设计这一块本来就有很高的天赋,而且,柏青英私底下也是极少数的、很会过日子的那种人,圈子里不少明星的私生活混乱,吃饭、睡觉、出行,都得有个生活助理监督着。

    柏青英的经纪人就完全不必担心这些问题,有的时候,柏青英本人的生活习惯还比他经纪人更健康。

    柏青英还没出来,黎沅就嗅到了淡淡的香味,他转过头,见柏青英拿着两个杯子从厨房走了出来,杯子里泡的是花茶,多种花瓣浮在面上,随着热气氤氲着花香。

    “有点烫,你慢点喝,”柏青英坐在黎沅旁边的沙发上,温和地笑道,“我今天没什么事,你想问什么都可以问。”

    其实黎沅在联系柏青英之前,还是相当犹豫的。

    虽然黎沅前世跟柏青英关系很好,但这一世他们只是一起拍过戏,相处时间不算长,可能黎沅跟他弟弟相处的时间都要比哥哥久,黎沅也不知道问这么些事情合不合适。

    最后,黎沅还是决定赌一把,在剧组的时候他和柏青英关系还不错,柏青英也给了自己联系方式,要知道,柏青英几乎是不会给哪个新人自己的私人联系方式的,黎沅只能赌,柏青英十分欣赏自己这个后辈,所以愿意告诉他某些事情。

    并且,黎沅比对了一下所有的相关人员,他觉得,选择柏青英是最保险的,因为他跟柏青英认识的时间最久,知道柏青英是不会出去乱说的人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柏青英答应得很痛快,简直有点过于顺利了,黎沅都没想到,柏青英愿意邀请自己到他家里去谈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黎沅两只手捧着花茶,犹豫几秒,道,“其实,这次过来,我主要是想问问你关于前几个月,在鼎阳开办的宴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鼎阳是A市最大型的酒店,许多富商、大腕明星、大公司老板等等都喜欢挑选这个地方开办酒会,因为是政商界难得一次的聚会,当时很多人都去了,包括杨富康、傅谨深他们,而柏青英是一线男星,当然不会缺席,黎心的最后一次露面也是在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要问黎沅自己为什么不在,那是因为黎沅此前几个月都一直都在B市办公务,压根赶不到那里。

    从黎心在鼎阳露面,到西南城找到她的尸体,中间有十多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黎沅当然不可能直白的问柏青英,有没有在宴会上看到过一个长得像自己的女孩,而是问了下杨富康的活动。

    从黄悦的消息里来看,杨富康醉醺醺地从酒会正厅离场,去往酒店房间之前,是跟柏青英待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柏青英在三月份拍了一部叫《落红》的电影,赞助商之一是万国影达,在宴会上聊聊天,谈谈事情,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,距离鼎阳宴会已经过去了太久的时间,柏青英只能记个大概,随后,他沉吟片刻,问黎沅:“傅沅,你怎么突然向我打听起杨老板了?”

    黎沅早就了解柏青英会问这个问题,他没有立即回答柏青英,而是反问道:“青英哥,在你看来,杨老板是个怎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让柏青英无奈地笑起来:“你……对杨老板有请求?傅总对你不好吗?”

    黎沅没想到柏青英嘴里怎么突然就提到傅谨深了,只能说圈子里的事情果然一传十十传百,一时间觉得尴尬无比,咳嗽两声道:“呃……那倒也不是,其实是因为我有个朋友的远房表妹,说是想去杨老板那里当演员,但这段时间跟家里突然断了联系,我朋友才打电话让我帮忙问问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问到鼎阳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朋友说,他那远方表妹之前说过要去鼎阳找杨老板,只不过我问了很多人,他表妹当时应该是没有进去到鼎阳正厅的,所以我想,她会不会是等在宴会结束后才……”黎沅不愧是经常演戏的,几秒钟脑子里就编出来一个剧本,不过越说越尴尬。

    柏青英定定地看了黎沅一会儿,才道: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来,杨老板去年年底开始,确实有过要从其他公司里挖女艺人的小道消息传出来,只不过我对这些没怎么关注,知道得并不具体。”